FC2ブログ
霧之水樂園
與友好一齊談談風花雪月,把酒邀明月!! 生命該有一些美好事物為輔助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【--/--/-- --:--】 | スポンサー広告
有一天..我們都可能會碰到--張的故事
錯失公婆治療黃金期張懊惱
提起資深老歌星張,總讓人想起她投身公益、開朗助人的身影;但鮮少人知道,熱情的歡顏與歌聲背後,一對失智十多年的公婆,卻是她中年人生的最大試煉。曾經,公公撞出她一身青紫,婆婆弄得她一身糞尿。十多年的病榻歲月,蝕盡兩老生命的所有光彩。

退休疼她的公公突變調
張的眼眶微濕地說,23歲那年,她在歌壇如日中天時,嫁給導演先生楊靜塵,做了楊家36多年的媳婦,公公一直是最疼愛她的另一個「爸爸」。公公十多歲就扛著機器、跟著「蔣委員長」跑遍大江南北放影片;來台灣後在中央製片廠做了半輩子技術人員,後來又在台北幾家大戲院做排片經理,他愛應酬、愛熱鬧,人前人後盡是海派風光,能有個「紅歌星媳婦」,他總是疼到心底。
只是,17年前,從公公退休在家起,他和婆婆之間開始不大對勁,傳統、樸實又安靜的婆婆身上、臉上不時出現瘀青紅腫,話也愈說愈少。和公婆同住的四姑(楊靜塵的四妹)有一天被鄰居指著鼻子大罵:「你爸幾十年養大你們八個兄弟姐妹,你們現在這麼不孝,連飯都不給他吃!」
公公還三番兩次向張求助,說他一個朋友天天到家裡恐嚇,要他拿出50萬元,否則就「殺你全家」。隱忍多時、滿心委屈的四姑再也忍不住拉著她痛哭:「三嫂,妳別當真,爸成天胡言亂語,他瘋了,媽也不對勁了…」

封閉婆婆失禁不言不語
原來,那一兩年裡,公公常常胡言亂語,早上說有人偷他錢,下午說兒女不給飯吃,晚上更整夜不睡,關燈、關門、關瓦斯,反反覆覆搞到天亮;不時還亂發脾氣,抓著婆婆拳打腳踢。而婆婆完全相反,她不再開口說話,人生的一切問題,只用點頭、搖頭來回答,丈夫的暴力相向,她也不抵抗,到最後連大小便都完全失禁,把生命鎖成一座荒蕪幽閉的孤城。
兩個老人,一個激昂狂暴如烈火,一個孤絕退縮似寒冰,而十多年前的台灣,失智症的概念不普遍,做子女的慌了手腳,只能帶著兩老看精神科,醫生盡量開些控制情緒和妄想的藥物。
藥吃了兩年,兩老毫無起色,直到一天張40多歲的弟弟問她:「楊伯伯好怪,他老問我什麼時候高中畢業?考得好不好?好像20多年前剛認識我的時候。」張一家人才驚覺不對,換了醫院進一步診治終於證實,兩老原來是老人失智。
「一開始弄錯了,錯失了黃金時期的治療,讓病情再也無法控制」,張想起這一段,滿心懊惱和悔恨。那時兩老的狀況已愈來愈差,只好住進安養中心,婆婆常在冰冷的鐵床上,面無表情呆坐一整天,不言不語。

抓狂公公差點噎死婆婆
公公的妄想也日益嚴重,有如打翻80餘載人生的記憶之盒,所有記憶成了碎片,殘缺、混雜、錯亂、倒置。他會不時埋怨身上沒錢、有人殺他,更會在白天看護餵食時,偷藏一口袋的麵包,夜裡則發狂地把麵包往婆婆嘴裡塞,大叫著:「快吃快吃,共匪打來了,我們要逃難…」而婆婆還是木然地毫不抗拒,幾度差點被活活噎死。
安養中心住了四年,張接兩老回家,由兩個外傭照料;張回憶,婆婆油盡燈枯,萎縮到鎮日臥床,一天夜裡睡著之後,便再也沒有醒來。公公經多年的狂躁折騰,彷彿也累了,已不再抓著婆婆的頭去撞牆,也不會半夜急急拉她要逃難,他幾乎不認得她,只是偶而嘟噥著「這老太太怎麼整天睡覺?」
但婆婆過世多日後,有一天他卻突然問起:「咦,老太婆哪兒去了?」張笑笑回他:「媽媽出門看電影了。」一轉身,背著公公,卻已泣不成聲。
最後這幾年,張把公公接回家,年近90的老人完全退化成幼兒,但張和老公一起疼他、哄他,讓公公像孩子般天真生活。公公常笑嘻嘻跟她說:「小姐好漂亮,我給妳介紹男朋友。」然後又拉著楊靜塵到她面前:「就這小子,我新認識的小兄弟,介紹給妳。」張夫婦也只是笑著哄他,直說謝謝。
幾個月前,公公的食道和氣管嚴重萎縮,插起了鼻胃管,還做了氣切手術,只得長住醫院。張哽咽地說,如今公公連話都不會說了,只能靜靜躺在床上等著生命流逝,她多希望公公可以再聽到她的歌聲,親熱叫她一聲:「我的好媳婦,唱得真好…」
公婆都失智張用「愛」克服一對失智的公婆,讓張一家嘗盡艱辛,但他們一家人從不嫌棄又老又病的兩老。張說,父母恩情,山高水長,「他們可以不記得我是誰,但我絕不能忘記他們對我的付出。」
她說出自家的故事,希望喚起大家注意身邊隱藏的失智症老人。張說,她自小父母離異,沒有父親在身邊,公公待她如親生女兒;後來她和先生的婚姻出了問題,兩人一度離婚10年,一雙稚齡兒女全靠爺爺奶奶照顧,兩個孩子夜裡想媽媽,爺爺就一手抱一個講床邊故事。
很多次,公公更私下探望這個孤伶伶在外頭的離婚媳婦,安慰她:「都是我那兒子壞脾氣,辜負這麼好的媳婦,我真沒福氣!」想起公公溫暖的眼神,如今張仍哽咽:「我最失意的時候,他對我這麼好,我能回報的,只是一點點…」
十多年前,張和丈夫破鏡重圓,公公開心得不得了,但誰知不久後他發病了,可是張和丈夫認為「這是我們的爸媽,生病不是他們的錯。」一家人用正面的心態,迎戰公婆的病,更不引以為恥。
每當家裡有朋友來訪,張從不把老人藏在房裡,她讓公公穿戴乾淨的坐在客廳,即便有時會胡言亂語,張也笑著哄他,並耐心向朋友解釋老人失智症。她總說:「我公婆這樣,有什麼好丟人的?幾十年後,可能是你、是我,會得一樣的病啊!」
面對安靜封閉的婆婆,張亦復如此。她記得,婆婆病到最後,已完全退化成一個孩子,好幾次她會溜進廚房偷菜吃,躲在門後,再偷偷探出頭朝人竊笑;張總朝她扮個鬼臉逗她,讓她笑咧開嘴,一如天真孩童。
還有一回,婆婆在廁所待了一兩個小時沒出來,等張推門叫她時,竟發現她在把玩糞便,還塗滿整牆的「大便畫」。張說,當下的第一秒,她本想崩潰得奪門而出,但第二秒,她記起幼時父母為她把屎把尿,再想起婆婆年輕時讀過藝專,會畫畫、會捏陶;於是她吸了一口氣,微笑著牽起一臉惶惑怔忡的婆婆說:「媽,不要緊,別怕,我們來沖澡澡、洗香香…」

是啊~有一天我們自己或許也會如此~

不過這篇文我看了兩次~第一次沒特別傷感~

第2次....竟然覺得...好感動想落淚

是失去過健康後,才知道健康很重要,然後聯想到一些事件??

其實自己本身沒遇過這類的例子~但是.....原來我也屬愛哭鬼嗎??

怎麼可能啊?!我怎可能會落淚啊?!(硬撐~)


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【2006/07/19 11:07】 | 好文共賞 | 引用(0) | 回應(0)
<<處理好心情、再處理事情 | 回首頁 | 康乃爾筆記法 >>
回應
回應本篇文章














悄悄話(只有管理者可以看)

引用
本篇文章引用的URL
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| 回首頁 |
自我紹介

霧之水

Author:霧之水
喜歡各處看看走走~

喜歡旅行!!

但幾乎每次日本就是首選

喜歡音樂!!

但都是聽沒詞的音樂為多

否則就聽~不懂之語言的歌曲

喜歡看電影!!

但都是看二輪片為多~

喜歡舞台劇!!

卻偏偏沒實地的觀過劇

日 曆

風潮音樂盒

clock

calendar(月別)

07 ≪│2018/08│≫ 09
- - - 1 2 3 4
5 6 7 8 9 10 11
12 13 14 15 16 17 18
19 20 21 22 23 24 25
26 27 28 29 30 31 -

カテゴリー

Tree-Recent

最近の記事

最新的回覆

揭示板

天気予報


-天気予報コム- -FC2-

miniworld

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

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

天気予報


-天気予報コム- -FC2-

RSSフィ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Tree-LINK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